伊莫言

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喜吐槽。

QQ:3444354626

【ES/涉英】鴿子與紅茶

其實可以的話更希望能戳進去看,個人感覺改字體比較有感。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8ZqrBRa0ilKkrYyIWtYW4KBqQnKgYhDISWWmTeBzHHQ/edit?usp=sharing

※涉英交往前提


百花盛開、有誰精心修剪的花圃中,飄散著香味。

眼前的長髮少年嘴裡滿是誇張音調,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從未知的地方取出常人無法事先藏匿於那空蕩外套之下的造型曲奇及茶杯組,並且在下一刻相當順手的將那紅茶葉沖開、擺出了一桌精緻美好的下午茶—顯然,先前那吸引人的香味便是來自於此。

「呵呵…♪涉的魔術還是那麼令人驚嘆呢。」淺笑,伸手握住了握柄而將紅茶杯舉起...

【ES/千奏】納

怠惰的不想再動這玩意了…大改不如新開個坑。
※捏二年級
※極-短篇



「--!」


有些恍惚,他回頭。


似乎、有某個熟悉的聲音在遠方響起?


聽不清,卻在這處相當令人在意。


他安靜的眝立於那空曠的小巷中找尋方向,每滴雨都彷彿乘載著天空的悲傷在身上落成了一道又一道的水痕。


輕扇睫,他將被水晃了的模糊視線收攏,焦點投落向聲響的來源--撐著紅傘的少年,正焦急地向他跑來。


是為了找自己嗎?意料之外,從未感受過溫暖的、冷漠的藍髮少年帶著訝異神情直看著分明沒必要搭理自己的人兒做出一連串動作。


塞傘、拿出毛巾、叫他低頭而為他拭去那道道水痕匯聚而成的一片濕潤……


不知...

想著好久沒動把前幾天甜文挑戰的丟上來好了

又想起最近的卡池劇情

再修會吧……

【ES/英敬】期限內的戀慕

※虐
※OOC
※英智視角


他有個深愛的人。

那人的一頭綠髮不長也不短,維持在相當剛好、規矩的位置,那色彩並不鮮豔,甚至剛看上去還會感到有些壓迫,但,看久了卻會神奇的感到平靜。

就和那人給予人們的感覺一樣。

那人的一雙翠眼與他的頭髮相反,有著算不上艷麗卻相當明媚的色澤,總如上好的寶石般熠熠生輝,耀眼又清澈,在想些什麼只要稍往那雙美麗的雙眼探尋便知。

雖然平時總是擺著相當嚴肅的表情,眼裡也總是帶著不悅與彷彿能夠想像下一秒便會啟唇從那嘴中罵著「無可救藥!」的眼神,但若是那眼中染上柔和的笑意,便像上天最美的造物——美的令人愣神。

而這樣令人心醉的雙眼,那人卻以一副副厚重的眼鏡遮住了。

但,這樣也好……這樣,能夠時常...

【ES/千奏】那什麼5月20日

猶豫一下還是丟上來…
※短段
※OOC屬於我

--

「噗哢、噗哢~♪」帶著笑意,奏汰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面前的戀人。


「嗯嗯?奏汰,這個是什麼?」臉上帶著困惑,千秋用眼神詢問能否開啟後便在人的注視下拆開了包裝——是一條魚。


「是『禮物』哦~把『夥伴』送給『千秋』~這樣千秋也是夥伴了,好開心啊~噗哢、噗哢……♪」擺動起代表開心的動作,奏汰的雙眼笑眯,期待著人的反應。


「……哈哈哈☆謝謝奏汰的禮物!」可疑的沉默了一會,千秋帶著爽朗的笑容表達感謝,然後看著由期待逐漸轉為失望的奏汰後忍不住將人拉住懷裡——相當順從沒有反抗,啊啊,是屬於自己的深海魚呢。


「開玩笑的,我知道今天是520。」撇...

【輪迴/千奏】英雄與醫者(1)

怠惰期過久了稍稍填點坑…(
平行時空架空設定
輪迴(1)
※OOC注意

藍髮的少年嘗試掙扎。

「磅!」努力開啟的車門被其餘來往車輛強制性的瞬間甩上,若非還未來得及做出動作,或許現下他便會缺少什麼部位。

即便是徒勞無功、即便掙扎可能使他在一瞬遭遇強烈痛楚,他也激烈的掙扎著。

只因那攸關他的性命。

他有些驚恐而慌亂的承受著車上其餘「乘客」的擊打、壓制,每多一拳,他心中「要逃出去」的掙扎慾望便更加強烈。

……是的,只因、那攸關他的性命……

為什麼會落到這情況?

或許要追溯到幾個月之前所認識的友人身上了吧。

那是個極其普通的夜晚,他一邊悠閒地哼著代表愉悅的字詞一邊將新煲好的魚湯盛裝入...

【ES/千奏】世逝輪迴

聊天時一群無聊的傢伙討論著三途川是什麼顏色的,忍不住就……

聯想力練習。(才不是

微文筆練習(?
按照預想大概會有前後世…但果然還是別挖坑的好?
填不完的話就讓他這樣當作沒這回事吧。

※千奏注意

※OOC注意

※私設注意

睜眼,入目所見皆與他所熟悉的一切截然不同……除了身上仍與先前並無差異的服裝,他幾乎要懷疑先前的那些是他閒暇時所做的一場太過漫長的夢。

於是,他抬起頭,雙眼向著那彷若無盡的天望去——不見任何一絲所習慣的蔚藍,而是一片黃,卻也並非帶著希望的黃澄,而是代表被時間吞噬的那般泛黃。

心下微沉,他往前看去,在那帶了昏黃的天際之下所連接的,是彰顯著巨大存在感、看似徐緩實際...

【ES/千奏】男友力三十題-傾向一邊的雨傘

颯羽合作的三十題♪

奇怪明明題目說要寫男友力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嗯我也不知道呢♪(

感謝颯颯願意跟我合作這個,討論過程非常有趣> <(?


「♪」宣告著放學的鐘聲響起,處於教室內的學生們也彷彿得到了解放般地鬆了口氣。

「奏汰!一起走嗎?」幾乎和鐘聲同時響起的叫聲從門口傳來,原先偷偷於課桌底下製作著玩具的藍髮少年抬頭望了過去,毫不意外的看見隔壁班的棕髮少年、他的友人與隊長——守澤千秋已經拿好了書包一臉興奮的站在門口,顯然在鐘聲響起之前便已經做好了隨時可以走人的準備,令人不禁有些擔憂他的學習狀況卻又在看見他的笑容後無法指責——他開心就好。

「噗哢、噗哢~請稍等...

【ES/千奏】喚

※極度OOC注意

※千奏向
※微劇情捏造

總之、祝食用愉快('・ω・')……(


曙光已出,逐漸從夜黑轉為柔藍的天際昭示著時間,溫柔而不帶有過度熱量的陽光透著窗灑進了兩人同眠的臥室中,映的那顯然仍陷於夢鄉的藍髮少年——深海奏汰看上去特別美好,如同天使一般——前提是,忽略他微皺的眉與不停從顫抖的雙眼中流出的淚水。


「奏汰、奏汰?」有些慌亂,方醒的棕髮少年——守澤千秋帶著擔憂,也不管奏汰是不是會睡眠不足的不停搖著對方只盼求著對方醒來。


「唔……?千秋?早安……♪怎麼了?」似乎是剛踏出夢鄉的原因,半睜著眼的奏汰有些茫然,過了一陣子才將目光成功聚焦於搖醒了自己的人身上,用帶著困...

【材木松】戀?婚。

鵝鵝餵食企劃(咦

「那個…Totty,這個裝扮會不會很奇怪?帥嗎?」總是很痛的那個次男,反常地偷偷拉著他走到了寢室,從沒人會注意到的小角落中拿出了一套西裝認真地詢問他--從那傢伙連平時的痛語都消失了這點可以看的出來。


「…蛤?在那之前…唐松哥哥你為什麼會有錢買這套西裝啊?!」故作愕然的這樣說著,他的心中卻已是激起波瀾萬丈。


是要跟哪個女孩子出去嗎?什麼時候認識的?為什麼要穿得這麼正式?


看著那套藍為底、水藍襯衫配上靛色領帶的西裝,他有些緊張--連自己都不明白原因為何的緊張。


啊啊,一定是因為連這樣的次男都要脫單自己卻還沒脫單才會這麼驚恐吧?


甩甩頭,他姑且還是認真...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